类型:地区:发布:2020-07-10

冫 剧情介绍

冫“前辈!您还活着。”“多谢囚牛提醒。”

可是睚眦似乎想没有听到似的,獠牙直接插进狴犴的肉中,下一秒红色的鲜血便从獠牙处流出,睚眦松开嘴。楚彻易有些震惊。“啊!”

狴犴嘶吼着,眼神开始变得有些混沌,一股血红色的灵力流进狴犴体内,它的灵力渐渐变成血红色,白色的瞳孔变成红色,身上的白毛迅速变为血红色,呼吸变得急促,蒲牢见状扇动翅膀迅速躲开。“吼!”“我当然还活着。”此人懒洋洋的说道。

随即他又道:“那楚冰轩那老头没事吧。”两只浑身流露出杀气的灵兽,互相看了一眼似乎已经认为对方是同类,随后又看向四周,眼神异常恐怖宛如猎手看见猎物一般。

“不好!这好像深渊感染!”囚牛惊恐道。楚彻易恭敬的回他道:“我父亲还依旧健在,身体硬朗得很。”“什么是深渊感染?”段剑问道。

“那就好。”囚牛道:“这深渊感染原本是深渊龙尊的特殊攻击,也只有深渊一脉才拥有的,很早以前是用来军队战斗时,没想到这睚眦竟然也会使用。”

“不过怎么看都感觉这深渊感染好像有点不同,我记得这深渊感染好像只会使人集体昏迷,并不会令人发疯狂暴。”“那对了,前辈您来这里所为何事?”楚彻易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囚牛看着睚眦和狴犴那双闪烁着邪恶的眼眸,缓缓说道。此人,拿起一个葫芦,将其打开,葫芦内瞬间飘散出一股浓郁的酒味:“原本是来喝酒的,可是没有想到还遇上了一些事情。”这时它大脑闪过一丝不安,急忙一道:“不好,快撤他们被龙神控制了!”

话音刚落,睚眦和狴犴立刻听到声音瞬间扑了过来。蒲牢连忙张开翅膀,可它忘记了空中有飞行限制,除龙神以外所有人无法飞行。这时一道更闪耀的光芒,在阿泽面前亮起,阿泽想抬头看发生了什么,可是由于白光太亮,闪得阿泽的眼睛无法睁开,可耳边却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来了,那考验开始吧!”

“何事?”“啊!”蒲牢被一股强大的引力吸到地面,身子重重落在地上激起大量灰尘。

“呵!”这时,冥神喊了一声‘呵!’手上的能量直接提升了一倍,保护罩的速度也提升了一倍,只见那个保护罩直接冲进了一道白光进去后,“咔嚓”一声,在白光后面裂开了,阿泽从里面飞了出来,落到一道光屏上滚了几圈。睚眦和狴犴听到巨大的落地声,发出声音朝蒲牢扑出,张开巨嘴疯狂的嘶哑蒲牢。“先不要动!”囚牛低声说道。

由于阿泽被关在里面,丝毫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便混沉沉的睡着了。就在刚才保护罩裂开,他飞了出来后,他猛地惊醒,可是他已经来不及了,所以在不得已在光屏上滚了几圈。听见囚牛在提醒自己,段剑立马站着。

囚牛小声的说着:“它们好像是靠声音,所以我们现在连接心灵,在心里讲。”阿泽从光屏上爬了起来:“我去,我睡得好好的,你这个保护罩也太不靠谱了,直接裂开,害的我在这地上滚了几圈,衣裳都脏了。”段剑点点头。囚牛和段剑快速连接心里,过了一会,囚牛的声音从段剑心里响起:“听到了吗?”段剑道:“听见了,但是这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囚牛说道:“我也不太清楚,但是我猜测它们应该是在龙神出世后,不小心碰到龙神,然后就被龙神感染了,至于为什么会如此疯狂这便不知道了。”阿泽说完话后,朝着四周环顾了一圈道:“这是哪里?莫非我已经进来了!”

就在囚牛和段剑在互相对话之时,蒲牢也摇摇晃晃的站起,这时的它也与睚眦和狴犴一样双瞳空洞无神,身上的毛发全部变为血红色,呼吸变得急促。那三只灵兽,瞪着巨大的眼瞳望向四周,可惜好像眼瞳是没有用的,明明囚牛和段剑就站在它们面前,可是却像看不到一样摇摇晃晃的走到一边。“不对啊!那怎么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,连个人影都没有,莫非是冥神在传送时,不小心把我传送到其他不知名的地方,那我怎么回去啊,这任务我做不了啊!”

囚牛道:“你看,其实它们眼睛是看不到的,我猜测它们都是靠耳朵,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都用心灵感应来讲话。”“呃,发生什么事了?怎么这么吵啊!”这时被段剑放在一旁的苍璃醒了过来,她喃喃的说着,她还揉揉眼睛看着段剑和囚牛。

“吼!”想到这里,阿泽顿时抱起头一屁股坐在光屏上,大叫,完蛋了,我要死在这里了。那三只灵兽听到了苍璃的声音,全部张开嘴巴,嘶吼着冲向苍璃。“不好!苍璃!”段剑瞪大眼睛,喊出声。

段剑看着白色身影,抱拳回礼道:“多谢囚牛相助。”苍璃被这突如其来的进攻吓到了,于是她更加大声的呼喊起来:“啊!你们要干嘛?!”这时一道更闪耀的光芒,在阿泽面前亮起,阿泽想抬头看发生了什么,可是由于白光太亮,闪得阿泽的眼睛无法睁开,可耳边却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来了,那考验开始吧!”

话音落下,四周的光芒直接消失殆尽,陷入黑暗,而男子也晕了过去。“吼!”睚眦将蒲牢和狴犴硬生生的撞开,张开倾盆大嘴,口中的腥臭的口水全部溅到苍璃脸上,那距离只要下一秒便可以咬住苍璃的头部。“唰!”

一个身形傲岸的人挡在了她的面前,那个人用肩膀替她抗了致命的一击,这个人便是段剑。四周一片安静。“啊!老大你干什么?!为什么要咬我!”

狴犴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到了,它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,它明明好好的没惹睚眦生气,可是为什么这睚眦会突然来咬它?这时的他嘴唇苍白,急促的呼吸着,这样的攻击怕是像蒲牢那种巨大的身躯都不一定受的住,更何况是一个普通人的身躯。

苍璃眼神呆滞的看着睚眦冲过来,没有任何动作,整个人已经完全被吓呆了。“啊!老大我没做什么啊!你快松嘴啊!我要疼死了!”狴犴求饶道。“你没事吧!”段剑关心的问道。

而苍璃颤抖的点了点头。“轰!”

冫一个庞大的白色身影将睚眦撞飞。囚牛眼神凝重的问道:“你怎么样了,那一下怕你很快便会变成和它们一样的怪物了。”

详情

猜你喜欢

Copyright © 2020